87岁矶崎新获2019年普利兹克建筑奖,为什么他的作品如此怪异?

“日本国宝级建筑师矶崎新(Arata Isozaki)的作品很奇怪,往往带有一些外太空来的不和谐。”

——金融时报评

87岁的老人矶崎新以超前的未来主义设计思想而闻名。但是,他的大多数项目都没有建成,甚至看起来是被历史遗忘了。2019年3月5日,矶崎新(Arata Isozaki)荣获普利兹克建筑奖(Prizker Price)。我们的视线再度回到这位老建筑师身上,回顾他50年来对设计和建筑的诸多思考和传奇作品。这些无视分类的建筑物不止一次挑战过现实中设计理论和设计践行的极限,同时告诉我们“未建成”的项目其实拥有更多空间。

普利兹克建筑奖作为建筑师的至高荣誉,将在未来某一刻把矶崎新这个名字,与其他7位日本获奖者的名字(Kenzo Tange,Fumihiko Maki,Tadao Ando,SANAA,Toyo Ito,Shigeru Ban)共同写入史册。这无疑是日本设计成功的延续。借此机会,我们挖掘一下为什么日本建筑师矶崎新的作品如此奇怪?

矶崎新生于1931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中长大。当时日本城市被烧焦,入目皆是平整的景观,因此毁灭的愿景从未离开过他。他写道:“每当我对着一张白纸画画时,那些被烧毁的废墟都会回到我身边。我所能画的都是碎片。融合、变形和扭曲的碎片。在这些偶然形成的碎片中间徘徊,使我意识到了消失的现象,而不是事物的短暂。”

他最令人难忘的设计是东京(1960-63)的“空中城市”计划,这是一群插在广告上的森林。城市上空的建筑高度,使它成为高度现代化的、“逃离地球之旅”的中途休息站,但它又不会像大多数现代主义规划摧毁下面的现有城市。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矶崎新一直是全球建筑界的主要理论家和主要影响力,但他从不满足于标志性风格或单一方法。从混乱的野蛮主义到禅宗极简主义,从严肃的现代主义网格到后现代主义的极端摇摆,他的作品难以评估。他写道,“我不能纠结于一种风格,变化就是我的风格。”

矶崎新的设计包含了潜在的感觉,交替的现实和未来。“当日本在1945年投降时,我还很年轻,”他写道,“但我能感觉到历史被打乱了。与此同时,有一种完全静止的感觉,也许可以从另一个时间或另一个历史开始。就像在《黑客帝国》电影中一样,穿越两三个平行的世界,这种想法一直困扰着我。”

矶崎新的设计,有些是神奇的,有些是古怪的,很少有人会忘记。虽然,矶崎新曾经是一位激进的建筑师,但是显然,普利兹克陪审团的选择并不“激进”。

END


Powered by 粤淘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