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德国经济放缓时 欧洲会发生什么?

  最后,德国经济本身的状况存在问题,这使得该国未来可能难以像它迄今所做的那样继续竞争。尽管德国政府及其代表经常发表一些具有前瞻性的建议,但大多数想法并没有从理论过渡到实践。德国未能利用其蓬勃发展的岁月来提高服务业的竞争力,使其工业部门的关键方面现代化和数字化,推进税收改革,或执行任何有意义的措施,以支持其濒临崩溃的养老金。换句话说,德国已经错失了在仍有可能的情况下提前做好准备和计划的机会,事实可能会证明,德国很难对潜伏在附近的下一轮经济低迷做出反应。

  贸易紧张、英国硬退欧的威胁以及新兴市场增长放缓,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德国长达9年的经济增长。对于世界第三大出口国德国来说,2018年是艰难的一年,该国著名的贸易顺差出现萎缩。由于进口增长快于出口,国际贸易争端的影响已被行业领袖广泛感受到。

  加剧威胁

  最近公布的数据也给德国强大的制造业蒙上了阴影,工业产出远低于预期。11月份,工业产值下降1.9%,同比下降4.7%。这是2008年危机结束以来最糟糕的数据,难怪投资者和分析师担心经济衰退即将来临。

  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外围压力也比比皆是。法国曾是德国的可靠政治盟友,在欧盟拥有强大的经济影响力,但由于国内动荡和公众对政府失去信心,法国的实力严重削弱,同时其私营部门自2016年以来首次陷入收缩。奥地利也曾支持德国在欧盟的举措,但长期以来,它已转向了更为关键的立场,强烈反对由德国牵头的移民提议,转而支持匈牙利、波兰和其他志同道合的成员国。与此同时,英国“无协议”退欧前景正慢慢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这一前景曾是欧盟无法想象的,其对欧盟经济的影响也是如此。

  在整个欧洲大陆酝酿了两年多的社会和政治紧张局势的背景下,定于今年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也引发了人们对疑欧派“卷土重来”的担忧。深刻的分歧和长期缺乏公开对话大大削弱了欧洲的社会凝聚力,压制了个人的声音,将权力转移到群体结构中,培养了集体身份。随着公众对政治的兴趣和对政客的信任大幅下降,围绕重大政治和经济问题的辩论在很大程度上已沦为简单化、民粹主义和取悦大众的哗众取宠。最近爆发的“黄色背心”引发的抗议活动始于法国,但蔓延至整个欧洲大陆,强烈表明公众对现状的不满。

责任编辑:张宁

  此外,新的一年不太可能给德国经济带来命运的逆转,因为目前预计德国经济增速将低于1.5%,这是自3月份以来向下修正的估计。与此同时,行业领袖和投资者对未来的看法正从谨慎和犹豫转变为彻底的悲观。根据德国BVMW行业协会最近的一项调查,53%的德国中小企业认为,德国将在明年陷入衰退。

  内部压力也给德国经济增加了不利因素,德国劳动力市场是关键问题之一。雇主所面临的日益严重的熟练工人短缺正在对他们的成长构成巨大障碍,并对他们的业务造成不利影响。平均而言,一家公司填补一个空缺需要100天,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是科技行业、建筑业和医疗保健业。正如经济研究所Prognos的一份新报告所显示的,这个问题只会变得更糟。该报告预测,到2030年,熟练工人短缺约300万,到2040年预计将增加到330万。德国的人口结构,尤其是其低出生率,是造成这种短缺的主要原因,因为下一代工人不足以取代目前正在转向退休的劳动人口。2015年开始的移民潮也没能填补这一空缺,大多数求职者缺乏填补空缺所需的语言和技术技能,融入劳动力大军的努力基本上失败了。

  在很大程度上,劳动力短缺是德国自己造成的,就像长期受苦的服务业所面临的问题一样。过度监管、广泛干预不可避免的低效率,正在制造阻碍增长和整体竞争力的重大障碍。国家对各种职业的准入要求过于严格,大大减少了合格求职者的数量,使得雇主更难填补空缺。除此之外,过高的雇主社保和其他税收成本,以及对员工解雇条件的严格限制,给企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尤其是那些试图在国际上竞争的企业。换句话说,人口结构可能对目前的挑战有所贡献,但现有的系统效率低下和市场限制在很大程度上放大了人口结构的有害作用。

  总体而言,德国似乎是维系欧元区团结的纽带,如果它解体,多重挑战可能会浮出水面,威胁欧元区的未来和欧盟的凝聚力。由于不断加剧的政治摩擦和预期中的经济放缓,欧洲市场和欧元的前景令人担忧。

  低于预期

  新浪美股讯 在过去10年里,德国似乎一直是一匹坚实可靠的识途老马,把欧洲经济从悬崖边拉了回来,并在无数的内外压力以及政治危机中保持着经济的运转。作为不可否认的欧元区领头人,德国一直带头支持针对欧元区较弱盟友的纾困计划以及旨在进一步在欧盟内部实现集中的一系列有争议的政策。然而,随着德国经济前景阴云密布,对整个欧元联盟可能受到的连锁效应的担忧正在加剧。

  过去10年,德国作为整个欧元区的火车头和经济领袖的角色至关重要,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经济开始出现裂痕的时机可谓糟糕透顶。欧元区作为一个整体,已经面临强劲的逆风,增长预期降至新低。根据Consensus Economics最近对经济学家的调查,预计2019年的GDP增长略低于1.6%,比3月份更为乐观的预测低0.4%。这将是欧元区经济连续第二年出现年度下滑,预计2018年欧元区经济增速为1.9%,远低于2017年2.4%的强劲增速。

  多米诺骨牌效应

  预期的经济放缓本身就可能产生严重后果,然而,由于一些外部和内部的事态发展加剧了压力,局势必然变得更加可怕。一方面,随着欧洲央行(ECB)努力实现货币政策正常化和收紧,市场和企业近年来一直处于的极度宽松环境将成为遥远的记忆。


Powered by 粤淘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